•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咨詢熱線:13645727755
    湖州法律顧問企業常年律師網

    公司糾紛典型案例7則

    當前位置 :pk10计划苹果下载> 成功案例

    澳洲pk10计划网:公司糾紛典型案例7則

    * 來源 : * 作者 : pk10计划苹果下载
    文章導讀:公司糾紛典型案例7則
    關鍵詞: 公司糾紛典型案例7則

    pk10计划苹果下载 www.nekxc.icu

    公司糾紛典型案例7

    【規則摘要】

      1.公司對外經營行為,股東無權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

      ——公司股東以生效判決確認的公司對外經營行為未經股東會決議、損害股東利益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的,不予受理。

      2.與公司利益一致股東,不得另行提第三人撤銷之訴

      ——對于與公司利益一致的股東,其利益在原訴中已被代表的情況下,再另行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應裁定駁回起訴。

      3.股東會除名決議,只適用于嚴重違反出資義務情形

      ——公司股東會所作股東除名決議有效,必須滿足條件之一:運用于未出資或抽逃全部出資等嚴重違反出資義務情形。

      4.股東侵權之訴和公司違約之訴,兩者不能合并審理

      ——債權人以公司為被告向法院提起違約之訴和以公司股東為被告主張侵權責任,系兩個不同的訴請,不應合并審理。

      5.明知發起人為設立公司簽約,相對方應向公司追責

      ——發起人為設立公司以自己名義對外簽訂合同且相對人知曉該情況的,公司設立后,相對人只能向該公司主張權利。

      6.隱名股東偽造簽章簽轉股協議,因實際履行而有效

      ——合資公司隱名股東偽造顯名股東簽章訂立轉股協議,顯名股東嗣后以行為實際履行該協議的,協議因追認而有效。

      7.公司未按時投產應賠償股東損失的約定,應為無效

      ——股東與公司簽訂公司未按時投產應賠償損失的合同條款,損害了公司及債權人利益,構成股東權利濫用,應無效。

      【規則詳解】

      1.公司對外經營行為,股東無權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

      ——公司股東以生效判決確認的公司對外經營行為未經股東會決議、損害股東利益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的,不予受理。

      標簽:訴訟程序|第三人撤銷之訴|公司經營行為

      案情簡介:2013年,顧某與開發公司大股東、法定代表人顧某簽訂股權轉讓協議,約定顧某持有開發公司項目土地50%股份作價1400萬元售予公司。2015年,法院生效判決開發公司支付顧某轉讓款1400萬元及利息??⒐拘」啥頗騁鄖笆齬扇ㄗ瞇槲淳竟啥峋鲆?、損害公司及股東利益,就生效判決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

      法院認為:公司對外經營行為效力并非取決于公司內部是否召開股東會等因素。股東認為公司經營行為侵害其利益,屬《公司法》調整范疇,可以公司內部自治規范提出異議,公司股東亦可依《公司法》規定提起撤銷公示股東會決議之訴,而不能直接否認公司對外作出的經營行為。宋某亦未提交證據證實開發公司與顧某存在而已串通的其他情形。本案中,開發公司與顧某之間的系列合同并未對云某設定任何權利義務,生效判決亦未判決云某承擔責任,根據民事法人獨立原則及合同相對性原則,云某作為開發公司股東,其與開發公司之間股東權益的法律關系和開發公司對外合作法律關系,兩者并非法律意義上的利害關系,即云某不屬于案件處理結果同他有法律上的利害關系的無獨立請求權第三人,故云某不能作為適格原告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裁定駁回云某起訴。

      實務要點:公司股東以生效判決確認的公司對外經營行為未經股東會決議,損害公司及股東利益,而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的,因其同案件處理結果無法律上利害關系,故不屬于無獨立請求權第三人,不能作為適格原告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

      案例索引:云南高院(2016)云民終326宋云剛與顧友華、云南龍逸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第三人撤銷之訴案,見《無獨立請求權第三人撤銷之訴的資格認定》(湯莉婷),載《人民司法·案例》(20162981)。

      2.與公司利益一致股東,不得另行提第三人撤銷之訴

      ——對于與公司利益一致的股東,其利益在原訴中已被代表的情況下,再另行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應裁定駁回起訴。

      標簽:訴訟程序|第三人撤銷之訴|原告資格

      案情簡介:2008年,孫某訴請解散開發公司,作為被告的投資公司及于某答辯稱孫某所持35%股權已轉讓,不具有股東資格。2009年,法院裁定駁回孫某訴請后,孫某提起股權確認糾紛。2010年,法院確認孫某系開發公司股東。2014年,投資公司以開發公司和孫某為共同被告,以前述確權判決損害其權益為由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

      法院認為:在審理基礎案由系與公司相關糾紛的第三人撤銷之訴時,應重點審查股東利益是否已被參加訴訟的公司代表。若在基礎案件審理過程中,股東利益與公司存在共同利益,股東意見已為公司所代表,則該部分股東不能再以股東身份發起第三人撤銷之訴。否則,可能造成與公司相關糾紛案件敗訴方,均利用股東身份再次發起第三人撤銷之訴,對同一案件啟動二審審判。本案中,從工商登記信息看,投資公司與于某均為開發公司股東,在開發公司股東權益方面存在共同利益。從持股比例上看,投資公司和于某實際控制公司。于某先后以法定代表人身份授權訴訟代理人代表開發公司參加公司解散之訴以及股東確權之訴,即開發公司在前述訴訟中的答辯意見代表了股東于某與投資公司意見。從結果上看,投資公司提交證據已在前述訴訟中提交,其主張事實與理由亦已作為前訴中答辯意見,現投資公司再以第三人身份提起撤銷之訴,不符合相應的身份條件,故應裁定駁回投資公司起訴。

      實務要點:基于共同利益+被代表原則,對于與公司利益一致的股東,其利益在原訴中已被代表的情況下,不得另行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

      案例索引:北京一中院(2014)一中民初字第1039富卓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與北京富卓創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第三人撤銷之訴案,見《與公司利益一致之股東不得另行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楊力),載《人民司法·案例》(20160572)。

      3.股東會除名決議,只適用于嚴重違反出資義務情形

      ——公司股東會所作股東除名決議有效,必須滿足條件之一:運用于未出資或抽逃全部出資等嚴重違反出資義務情形。

      標簽:公司決議|除名決議|決議效力|抽逃出資

      案情簡介:2010年,辜某與趙某出資設立實業公司,對應持股60%、40%。2014年,辜某在催告趙某履行第二期出資義務未果、發出召開股東會通知被拒情況下,召開只有辜某參加的股東會,以趙某經催告未繳納第二期出資為由作出解除趙某股東資格的決議。2015年,辜某訴請確認除名決議有效。

      法院認為:本案辜某訴請確認股東會決議有效,實業公司盡管同意辜某訴請,但趙某作為第三人陳述意見并對決議效力提出異議,此時已具備法律上的爭訴性,且符合起訴的法定條件,故法院應予受理。股東抽逃出資是指在公司成立后,股東非經法定程序從公司抽回相當于已繳納出資數額的財產,同時繼續持有公司股份。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第12條規定:公司成立后,公司、股東或者公司債權人以相關股東的行為符合下列情形之一且損害公司權益為由,請求認定該股東抽逃出資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制作虛假財務會計報表虛增利潤進行分配;()通過虛構債權債務關系將其出資轉出;()利用關聯交易將其出資轉出;()其他未盡法定程序將出資抽回的行為。本案中,訴爭4萬元轉賬憑證記載摘要明確為其他借款,且商貿公司此前向實業公司支付2萬元,可證明雙方之間存在資金往來,故辜某提供證據不足以證明趙某抽逃出資4萬元。前述司法解釋第17條第1款規定: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未履行出資義務或者抽逃全部出資,經公司催告繳納或者返還,其在合理期間內仍未繳納或者返還出資,公司以股東會決議解除該股東的股東資格,該股東請求確認該解除行為無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據此,公司以股東會決議解除未履行出資義務或抽逃出資股東的股東資格,應符合下列條件和程序:應用于未出資或抽逃全部出資等嚴重違反出資義務情形;催告前置程序;依法召開股東會,如章程無特別規定,經代表1/2以上表決權的股東通過即可。因本案股東會決議不符合解除股東資格條件,故判決駁回辜某訴請。

      實務要點:公司股東會所作股東除名決議有效須滿足條件:股東完全未出資和抽逃全部出資,經公司在合理期限內催告仍未繳納或返還出資,通過召開股東會,由除未出資股東以外,代表二分之一以上表決權的股東表決通過,形成股東會決議。

      案例索引:北京三中院(2015)三中民()終字第10163辜將與北京宜科英泰工程咨詢有限公司等公司決議糾紛案,見《股東除名決議的效力》(巴晶焱、張瀮元),載《人民司法·案例》(20162078)。

      4.股東侵權之訴和公司違約之訴,兩者不能合并審理

      ——債權人以公司為被告向法院提起違約之訴和以公司股東為被告主張侵權責任,系兩個不同的訴請,不應合并審理。

      標簽:管轄|法院受理|合并審理|建設工程

      案情簡介:2014年,建筑公司以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案由在山東高院起訴開發公司支付拖欠工程款5000萬余元,同時以開發公司股東金屬公司、投資公司未履行出資義務為由要求承擔連帶給付義務??⒐疽允┕ず賢級ㄓ?/span>向工程所在地法院即榮成法院起訴為由提出管轄異議,金屬公司答辯稱股東侵權責任不應合并審理。

      法院認為:案涉施工合同明確約定向工程所在地法院起訴,該約定符合《民事訴訟法》第34條規定,應認定為合法有效。故建筑公司訴開發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的地域管轄法院,應為工程所在地榮成法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級別管轄相關規定,山東威海中院系本案管轄法院。《公司法》第20條第2款規定: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公司責任,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但債權人在以公司為被告向法院提起違約之訴同時,一并以公司股東為被告主張侵權責任,因違約之訴和侵權之訴系兩個不同訴請,不屬于《民事訴訟法》第55條共同訴訟情形。本案中,建筑公司在起訴開發公司履行施工合同約定合同義務同時,又一并起訴金屬公司、投資公司承?!豆痙ā返?/span>20條第3款規定的股東侵權責任,應予駁回。判決駁回建筑公司對金屬公司、投資公司起訴,建筑公司訴開發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案由山東威海中院審理。

      實務要點:債權人在以公司為被告向法院提起違約之訴同時,一并以公司股東為被告主張侵權責任,因違約之訴和侵權之訴系兩個不同訴請,不屬于《民事訴訟法》第55條共同訴訟情形。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一終字第185陜西有色建設有限公司與中啟膠建集團有限公司、威海有色科技園開發建設有限公司、青島同舟泛華投資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見《以股東為被告的侵權之訴和以公司為被告的違約之訴不能合并審理》(李盛燁,最高院;審判長楊立初,代理審判員李盛燁、沈佳),載《人民司法·案例》(20161469)。

      5.明知發起人為設立公司簽約,相對方應向公司追責

      ——發起人為設立公司以自己名義對外簽訂合同且相對人知曉該情況的,公司設立后,相對人只能向該公司主張權利。

      標簽:房屋租賃|承租人|公司設立|發起人

      案情簡介:2008年,張某與開發公司簽訂租賃合同,約定張某以個人名義簽約租賃開發公司房屋用于餐飲經營,待張某注冊完畢工商手續后,補蓋公章,完善合同。2010年,張某發起設立并擔任法定代表人的餐飲公司成立。2014年,開發公司以租金拖欠為由向張某、餐飲公司發送解約函,隨后訴請解除租賃合同,由張某、開發公司支付拖欠租金及違約金、房屋占用費。

      法院認為:《合同法》第402條規定:受托人以自己的名義,在委托人的授權范圍內與第三人訂立的合同,第三人在訂立合同時知道受托人與委托人之間的代理關系的,該合同直接約束委托人和第三人,但有確切證據證明該合同只約束受托人和第三人的除外。本案中,開發公司在與張某簽訂租賃合同時,明知張某系餐飲公司發起人,以設立餐飲公司為目的,以張某個人名義簽訂租賃合同。餐飲公司已成功設立,故租賃合同應直接約束開發公司與餐飲公司。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第2條規定:發起人為設立公司以自己名義對外簽訂合同,合同相對人請求該發起人承擔合同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公司成立后對前款規定的合同予以確認,或者已經實際享有合同權利或者履行合同義務,合同相對人請求公司承擔合同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本案中,餐飲公司設立后,已實際享有合同權利并履行合同義務,從權責一致角度,應由餐飲公司向合同相對人開發公司承擔相應法律責任。發起人張某在餐飲公司設立后的責任形式應體現為對餐飲公司出資充實的責任,并僅以其出資為限對餐飲公司承擔責任,而非以其個人名義與餐飲公司一起對外承擔連帶責任。判決案涉租賃合同解除,餐飲公司支付開發公司租金及違約金、房屋占用費。

      實務要點:發起人為設立公司以自己名義對外簽訂合同且相對人簽約時知曉該情況的,公司設立后,相對人只能向該公司主張權利。

      案例索引:四川高院(2015)川民終字第579中房集團成都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與張之洲、成都市時代經典餐飲有限公司租賃合同糾紛案,見《明知發起人為設立公司以自己名義簽訂合同的相對方應向公司追責》(王一君),載《人民司法·案例》(20160563)。

      6.隱名股東偽造簽章簽轉股協議,因實際履行而有效

      ——合資公司隱名股東偽造顯名股東簽章訂立轉股協議,顯名股東嗣后以行為實際履行該協議的,協議因追認而有效。

      標簽:股權轉讓|無權轉讓|偽造簽章|實際履行|追認

      案情簡介:2003年,服飾公司與日本株式會社合資設立工藝品公司。嗣后,株式會社與韓某簽訂股權轉讓協議,將所持全部98.1%股權轉讓給韓某。2006年,工藝品公司與株式會社簽訂終止合作協議。2007年,株式會社與工藝品公司合資成立實業公司簽訂章程并辦理完成相關設立手續。2008年,株式會社法定代表人郭某致韓某郵件中表示其已知曉工藝品公司股權登記事宜,并承認株式會社系名義出資。2014年,株式會社以前述轉股協議上公章系偽造為由訴請確認協議無效,并提交了在日本登記的公章樣式證明及法定代表人系中島的證明。

      法院認為:株式會社與韓某之間存在名義股東與實際股東關系。在工藝品公司設立前直至案涉轉股協議訂立前,株式會社印章從未在涉及工藝品公司相關文件中出現過,中島是否系株式會社法定代表人及其是否依株式會社意思表示與服飾公司簽訂設立合資企業合同,依據不足。郭某在郵件中確認其在2008年即知曉其名下股權已被轉讓,工藝品公司成為了個人獨資企業,故即使涉案股權轉讓協議等文件上簽字印章系偽造,郭某作為株式會社法定代表人在2008年明確知曉工藝品公司股權登記已作變更,但株式會社在此后5年時間內未對涉案股權轉讓協議提出異議,并繼續與股權登記變更后的工藝品公司共同投資設立實業公司,故應視為株式會社履行了涉案股權轉讓內容,以其實際行為對涉案股權轉讓協議進行了追認,故案涉股權轉讓協議合法有效。因株式會社僅為名義股東,并未實際出資工藝品公司,其權益并未因涉案股權轉讓行為受到實際損害。且涉案股權轉讓已經過審批,工商登記亦已變更,公司在股權轉讓后持續經營了將近十年,公司狀況發生了巨大變化,公司現狀與股權變更后新股東努力息息相關。故在尊重合同自由基礎上,確認合同有效性,有利于維護市場秩序穩定和市場主體持續發展。判決駁回株式會社訴請。

      實務要點:合資公司隱名股東偽造顯名股東簽章訂立股權轉讓協議,顯名股東知情后未提異議,并以行為實際履行協議的,應視為對無權代理行為的追認,股權轉讓協議有效。

      案例索引:江蘇高院(2015)蘇商外終字第00026東方貿易株式會社與韓錦途股權轉讓合同糾紛案,見《偽造簽章訂立的股權轉讓合同經追認可有效》(鮑穎焱),載《人民司法·案例》(20162088)。

      7.公司未按時投產應賠償股東損失的約定,應為無效

      ——股東與公司簽訂公司未按時投產應賠償損失的合同條款,損害了公司及債權人利益,構成股東權利濫用,應無效。

      標簽:股東權利濫用|公司與股東協議|合同效力|損害賠償

      案情簡介:2011年,建材集團與貿易公司合作設立建材公司,分別持有20%、80%股權。2012年,建材集團與建材公司簽訂協議,約定了建材公司在設備未按時到位不能按時投產情況下對建材集團應承擔的賠償責任。2013年,建材集團依前述協議約定的違約金計算方式訴請建材公司賠償2250萬元。

      法院認為:本案法律關系除應由《合同法》調整外,亦應受《公司法》規制。訴爭協議由公司與公司股東簽訂。股東作為公司出資人,本應與公司休戚與共,既享有資產收益的法定權利,亦負有承擔公司經營風險的法定義務。訴爭協議違約賠償條款,顯然違背《公司法》基本理念,與股東出資人地位相悖,實際上在公司與其股東之間制造了不應有的利益沖突。一方面不合理地降低了公司股東本應承擔的公司經營風險,另一方面可能引發股東道德風險和機會主義行為,使得股東由可能僅為自身利益而非為公司利益行事。由于公司僅承擔有限責任,此種道德風險有可能外溢而進一步由無法控制風險的公司債權人承擔。故訴爭協議條款實質上系股東對其權利的濫用,有可能損害公司及其債權人利益,依《公司法》第20條規定,應確認無效。建材公司與建材集團明知訴爭協議違反《公司法》強制性規定,仍簽訂相關條款,均存在過錯,應承擔相應過錯責任。結合雙方當事人在本案履約過程中的誠信及過錯程度,酌情確定由建材公司賠償建材集團損失900萬元。

      實務要點:股東與公司簽訂公司未按時投產應賠償其損失的合同條款,不合理地降低了股東本應承受的經營風險,損害了公司及債權人利益,與股東出資人地位相悖,構成股東權利濫用,相關合同條款應認定無效。

      案例索引:浙江高院(2015)浙商提字第29安徽省根源光大節能建材有限公司與平湖根源光大節能建材有限公司損害賠償糾紛案,見《股東濫用權利與公司簽訂的合同無效》(詹巍、湯玲麗),載《人民司法·案例》(20162073)。

     


    【規則摘要】

      1.公司對外經營行為,股東無權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

      ——公司股東以生效判決確認的公司對外經營行為未經股東會決議、損害股東利益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的,不予受理。

      2.與公司利益一致股東,不得另行提第三人撤銷之訴

      ——對于與公司利益一致的股東,其利益在原訴中已被代表的情況下,再另行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應裁定駁回起訴。

      3.股東會除名決議,只適用于嚴重違反出資義務情形

      ——公司股東會所作股東除名決議有效,必須滿足條件之一:運用于未出資或抽逃全部出資等嚴重違反出資義務情形。

      4.股東侵權之訴和公司違約之訴,兩者不能合并審理

      ——債權人以公司為被告向法院提起違約之訴和以公司股東為被告主張侵權責任,系兩個不同的訴請,不應合并審理。

      5.明知發起人為設立公司簽約,相對方應向公司追責

      ——發起人為設立公司以自己名義對外簽訂合同且相對人知曉該情況的,公司設立后,相對人只能向該公司主張權利。

      6.隱名股東偽造簽章簽轉股協議,因實際履行而有效

      ——合資公司隱名股東偽造顯名股東簽章訂立轉股協議,顯名股東嗣后以行為實際履行該協議的,協議因追認而有效。

      7.公司未按時投產應賠償股東損失的約定,應為無效

      ——股東與公司簽訂公司未按時投產應賠償損失的合同條款,損害了公司及債權人利益,構成股東權利濫用,應無效。

      【規則詳解】

      1.公司對外經營行為,股東無權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

      ——公司股東以生效判決確認的公司對外經營行為未經股東會決議、損害股東利益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的,不予受理。

      標簽:訴訟程序|第三人撤銷之訴|公司經營行為

      案情簡介:2013年,顧某與開發公司大股東、法定代表人顧某簽訂股權轉讓協議,約定顧某持有開發公司項目土地50%股份作價1400萬元售予公司。2015年,法院生效判決開發公司支付顧某轉讓款1400萬元及利息??⒐拘」啥頗騁鄖笆齬扇ㄗ瞇槲淳竟啥峋鲆?、損害公司及股東利益,就生效判決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

      法院認為:公司對外經營行為效力并非取決于公司內部是否召開股東會等因素。股東認為公司經營行為侵害其利益,屬《公司法》調整范疇,可以公司內部自治規范提出異議,公司股東亦可依《公司法》規定提起撤銷公示股東會決議之訴,而不能直接否認公司對外作出的經營行為。宋某亦未提交證據證實開發公司與顧某存在而已串通的其他情形。本案中,開發公司與顧某之間的系列合同并未對云某設定任何權利義務,生效判決亦未判決云某承擔責任,根據民事法人獨立原則及合同相對性原則,云某作為開發公司股東,其與開發公司之間股東權益的法律關系和開發公司對外合作法律關系,兩者并非法律意義上的利害關系,即云某不屬于案件處理結果同他有法律上的利害關系的無獨立請求權第三人,故云某不能作為適格原告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裁定駁回云某起訴。

      實務要點:公司股東以生效判決確認的公司對外經營行為未經股東會決議,損害公司及股東利益,而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的,因其同案件處理結果無法律上利害關系,故不屬于無獨立請求權第三人,不能作為適格原告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

      案例索引:云南高院(2016)云民終326宋云剛與顧友華、云南龍逸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第三人撤銷之訴案,見《無獨立請求權第三人撤銷之訴的資格認定》(湯莉婷),載《人民司法·案例》(20162981)。

      2.與公司利益一致股東,不得另行提第三人撤銷之訴

      ——對于與公司利益一致的股東,其利益在原訴中已被代表的情況下,再另行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應裁定駁回起訴。

      標簽:訴訟程序|第三人撤銷之訴|原告資格

      案情簡介:2008年,孫某訴請解散開發公司,作為被告的投資公司及于某答辯稱孫某所持35%股權已轉讓,不具有股東資格。2009年,法院裁定駁回孫某訴請后,孫某提起股權確認糾紛。2010年,法院確認孫某系開發公司股東。2014年,投資公司以開發公司和孫某為共同被告,以前述確權判決損害其權益為由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

      法院認為:在審理基礎案由系與公司相關糾紛的第三人撤銷之訴時,應重點審查股東利益是否已被參加訴訟的公司代表。若在基礎案件審理過程中,股東利益與公司存在共同利益,股東意見已為公司所代表,則該部分股東不能再以股東身份發起第三人撤銷之訴。否則,可能造成與公司相關糾紛案件敗訴方,均利用股東身份再次發起第三人撤銷之訴,對同一案件啟動二審審判。本案中,從工商登記信息看,投資公司與于某均為開發公司股東,在開發公司股東權益方面存在共同利益。從持股比例上看,投資公司和于某實際控制公司。于某先后以法定代表人身份授權訴訟代理人代表開發公司參加公司解散之訴以及股東確權之訴,即開發公司在前述訴訟中的答辯意見代表了股東于某與投資公司意見。從結果上看,投資公司提交證據已在前述訴訟中提交,其主張事實與理由亦已作為前訴中答辯意見,現投資公司再以第三人身份提起撤銷之訴,不符合相應的身份條件,故應裁定駁回投資公司起訴。

      實務要點:基于共同利益+被代表原則,對于與公司利益一致的股東,其利益在原訴中已被代表的情況下,不得另行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

      案例索引:北京一中院(2014)一中民初字第1039富卓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與北京富卓創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第三人撤銷之訴案,見《與公司利益一致之股東不得另行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楊力),載《人民司法·案例》(20160572)。

      3.股東會除名決議,只適用于嚴重違反出資義務情形

      ——公司股東會所作股東除名決議有效,必須滿足條件之一:運用于未出資或抽逃全部出資等嚴重違反出資義務情形。

      標簽:公司決議|除名決議|決議效力|抽逃出資

      案情簡介:2010年,辜某與趙某出資設立實業公司,對應持股60%、40%。2014年,辜某在催告趙某履行第二期出資義務未果、發出召開股東會通知被拒情況下,召開只有辜某參加的股東會,以趙某經催告未繳納第二期出資為由作出解除趙某股東資格的決議。2015年,辜某訴請確認除名決議有效。

      法院認為:本案辜某訴請確認股東會決議有效,實業公司盡管同意辜某訴請,但趙某作為第三人陳述意見并對決議效力提出異議,此時已具備法律上的爭訴性,且符合起訴的法定條件,故法院應予受理。股東抽逃出資是指在公司成立后,股東非經法定程序從公司抽回相當于已繳納出資數額的財產,同時繼續持有公司股份。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第12條規定:公司成立后,公司、股東或者公司債權人以相關股東的行為符合下列情形之一且損害公司權益為由,請求認定該股東抽逃出資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制作虛假財務會計報表虛增利潤進行分配;()通過虛構債權債務關系將其出資轉出;()利用關聯交易將其出資轉出;()其他未盡法定程序將出資抽回的行為。本案中,訴爭4萬元轉賬憑證記載摘要明確為其他借款,且商貿公司此前向實業公司支付2萬元,可證明雙方之間存在資金往來,故辜某提供證據不足以證明趙某抽逃出資4萬元。前述司法解釋第17條第1款規定: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未履行出資義務或者抽逃全部出資,經公司催告繳納或者返還,其在合理期間內仍未繳納或者返還出資,公司以股東會決議解除該股東的股東資格,該股東請求確認該解除行為無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據此,公司以股東會決議解除未履行出資義務或抽逃出資股東的股東資格,應符合下列條件和程序:應用于未出資或抽逃全部出資等嚴重違反出資義務情形;催告前置程序;依法召開股東會,如章程無特別規定,經代表1/2以上表決權的股東通過即可。因本案股東會決議不符合解除股東資格條件,故判決駁回辜某訴請。

      實務要點:公司股東會所作股東除名決議有效須滿足條件:股東完全未出資和抽逃全部出資,經公司在合理期限內催告仍未繳納或返還出資,通過召開股東會,由除未出資股東以外,代表二分之一以上表決權的股東表決通過,形成股東會決議。

      案例索引:北京三中院(2015)三中民()終字第10163辜將與北京宜科英泰工程咨詢有限公司等公司決議糾紛案,見《股東除名決議的效力》(巴晶焱、張瀮元),載《人民司法·案例》(20162078)。

      4.股東侵權之訴和公司違約之訴,兩者不能合并審理

      ——債權人以公司為被告向法院提起違約之訴和以公司股東為被告主張侵權責任,系兩個不同的訴請,不應合并審理。

      標簽:管轄|法院受理|合并審理|建設工程

      案情簡介:2014年,建筑公司以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案由在山東高院起訴開發公司支付拖欠工程款5000萬余元,同時以開發公司股東金屬公司、投資公司未履行出資義務為由要求承擔連帶給付義務??⒐疽允┕ず賢級ㄓ?/span>向工程所在地法院即榮成法院起訴為由提出管轄異議,金屬公司答辯稱股東侵權責任不應合并審理。

      法院認為:案涉施工合同明確約定向工程所在地法院起訴,該約定符合《民事訴訟法》第34條規定,應認定為合法有效。故建筑公司訴開發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的地域管轄法院,應為工程所在地榮成法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級別管轄相關規定,山東威海中院系本案管轄法院。《公司法》第20條第2款規定: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公司責任,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但債權人在以公司為被告向法院提起違約之訴同時,一并以公司股東為被告主張侵權責任,因違約之訴和侵權之訴系兩個不同訴請,不屬于《民事訴訟法》第55條共同訴訟情形。本案中,建筑公司在起訴開發公司履行施工合同約定合同義務同時,又一并起訴金屬公司、投資公司承?!豆痙ā返?/span>20條第3款規定的股東侵權責任,應予駁回。判決駁回建筑公司對金屬公司、投資公司起訴,建筑公司訴開發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案由山東威海中院審理。

      實務要點:債權人在以公司為被告向法院提起違約之訴同時,一并以公司股東為被告主張侵權責任,因違約之訴和侵權之訴系兩個不同訴請,不屬于《民事訴訟法》第55條共同訴訟情形。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一終字第185陜西有色建設有限公司與中啟膠建集團有限公司、威海有色科技園開發建設有限公司、青島同舟泛華投資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見《以股東為被告的侵權之訴和以公司為被告的違約之訴不能合并審理》(李盛燁,最高院;審判長楊立初,代理審判員李盛燁、沈佳),載《人民司法·案例》(20161469)。

      5.明知發起人為設立公司簽約,相對方應向公司追責

      ——發起人為設立公司以自己名義對外簽訂合同且相對人知曉該情況的,公司設立后,相對人只能向該公司主張權利。

      標簽:房屋租賃|承租人|公司設立|發起人

      案情簡介:2008年,張某與開發公司簽訂租賃合同,約定張某以個人名義簽約租賃開發公司房屋用于餐飲經營,待張某注冊完畢工商手續后,補蓋公章,完善合同。2010年,張某發起設立并擔任法定代表人的餐飲公司成立。2014年,開發公司以租金拖欠為由向張某、餐飲公司發送解約函,隨后訴請解除租賃合同,由張某、開發公司支付拖欠租金及違約金、房屋占用費。

      法院認為:《合同法》第402條規定:受托人以自己的名義,在委托人的授權范圍內與第三人訂立的合同,第三人在訂立合同時知道受托人與委托人之間的代理關系的,該合同直接約束委托人和第三人,但有確切證據證明該合同只約束受托人和第三人的除外。本案中,開發公司在與張某簽訂租賃合同時,明知張某系餐飲公司發起人,以設立餐飲公司為目的,以張某個人名義簽訂租賃合同。餐飲公司已成功設立,故租賃合同應直接約束開發公司與餐飲公司。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第2條規定:發起人為設立公司以自己名義對外簽訂合同,合同相對人請求該發起人承擔合同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公司成立后對前款規定的合同予以確認,或者已經實際享有合同權利或者履行合同義務,合同相對人請求公司承擔合同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本案中,餐飲公司設立后,已實際享有合同權利并履行合同義務,從權責一致角度,應由餐飲公司向合同相對人開發公司承擔相應法律責任。發起人張某在餐飲公司設立后的責任形式應體現為對餐飲公司出資充實的責任,并僅以其出資為限對餐飲公司承擔責任,而非以其個人名義與餐飲公司一起對外承擔連帶責任。判決案涉租賃合同解除,餐飲公司支付開發公司租金及違約金、房屋占用費。

      實務要點:發起人為設立公司以自己名義對外簽訂合同且相對人簽約時知曉該情況的,公司設立后,相對人只能向該公司主張權利。

      案例索引:四川高院(2015)川民終字第579中房集團成都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與張之洲、成都市時代經典餐飲有限公司租賃合同糾紛案,見《明知發起人為設立公司以自己名義簽訂合同的相對方應向公司追責》(王一君),載《人民司法·案例》(20160563)。

      6.隱名股東偽造簽章簽轉股協議,因實際履行而有效

      ——合資公司隱名股東偽造顯名股東簽章訂立轉股協議,顯名股東嗣后以行為實際履行該協議的,協議因追認而有效。

      標簽:股權轉讓|無權轉讓|偽造簽章|實際履行|追認

      案情簡介:2003年,服飾公司與日本株式會社合資設立工藝品公司。嗣后,株式會社與韓某簽訂股權轉讓協議,將所持全部98.1%股權轉讓給韓某。2006年,工藝品公司與株式會社簽訂終止合作協議。2007年,株式會社與工藝品公司合資成立實業公司簽訂章程并辦理完成相關設立手續。2008年,株式會社法定代表人郭某致韓某郵件中表示其已知曉工藝品公司股權登記事宜,并承認株式會社系名義出資。2014年,株式會社以前述轉股協議上公章系偽造為由訴請確認協議無效,并提交了在日本登記的公章樣式證明及法定代表人系中島的證明。

      法院認為:株式會社與韓某之間存在名義股東與實際股東關系。在工藝品公司設立前直至案涉轉股協議訂立前,株式會社印章從未在涉及工藝品公司相關文件中出現過,中島是否系株式會社法定代表人及其是否依株式會社意思表示與服飾公司簽訂設立合資企業合同,依據不足。郭某在郵件中確認其在2008年即知曉其名下股權已被轉讓,工藝品公司成為了個人獨資企業,故即使涉案股權轉讓協議等文件上簽字印章系偽造,郭某作為株式會社法定代表人在2008年明確知曉工藝品公司股權登記已作變更,但株式會社在此后5年時間內未對涉案股權轉讓協議提出異議,并繼續與股權登記變更后的工藝品公司共同投資設立實業公司,故應視為株式會社履行了涉案股權轉讓內容,以其實際行為對涉案股權轉讓協議進行了追認,故案涉股權轉讓協議合法有效。因株式會社僅為名義股東,并未實際出資工藝品公司,其權益并未因涉案股權轉讓行為受到實際損害。且涉案股權轉讓已經過審批,工商登記亦已變更,公司在股權轉讓后持續經營了將近十年,公司狀況發生了巨大變化,公司現狀與股權變更后新股東努力息息相關。故在尊重合同自由基礎上,確認合同有效性,有利于維護市場秩序穩定和市場主體持續發展。判決駁回株式會社訴請。

      實務要點:合資公司隱名股東偽造顯名股東簽章訂立股權轉讓協議,顯名股東知情后未提異議,并以行為實際履行協議的,應視為對無權代理行為的追認,股權轉讓協議有效。

      案例索引:江蘇高院(2015)蘇商外終字第00026東方貿易株式會社與韓錦途股權轉讓合同糾紛案,見《偽造簽章訂立的股權轉讓合同經追認可有效》(鮑穎焱),載《人民司法·案例》(20162088)。

      7.公司未按時投產應賠償股東損失的約定,應為無效

      ——股東與公司簽訂公司未按時投產應賠償損失的合同條款,損害了公司及債權人利益,構成股東權利濫用,應無效。

      標簽:股東權利濫用|公司與股東協議|合同效力|損害賠償

      案情簡介:2011年,建材集團與貿易公司合作設立建材公司,分別持有20%、80%股權。2012年,建材集團與建材公司簽訂協議,約定了建材公司在設備未按時到位不能按時投產情況下對建材集團應承擔的賠償責任。2013年,建材集團依前述協議約定的違約金計算方式訴請建材公司賠償2250萬元。

      法院認為:本案法律關系除應由《合同法》調整外,亦應受《公司法》規制。訴爭協議由公司與公司股東簽訂。股東作為公司出資人,本應與公司休戚與共,既享有資產收益的法定權利,亦負有承擔公司經營風險的法定義務。訴爭協議違約賠償條款,顯然違背《公司法》基本理念,與股東出資人地位相悖,實際上在公司與其股東之間制造了不應有的利益沖突。一方面不合理地降低了公司股東本應承擔的公司經營風險,另一方面可能引發股東道德風險和機會主義行為,使得股東由可能僅為自身利益而非為公司利益行事。由于公司僅承擔有限責任,此種道德風險有可能外溢而進一步由無法控制風險的公司債權人承擔。故訴爭協議條款實質上系股東對其權利的濫用,有可能損害公司及其債權人利益,依《公司法》第20條規定,應確認無效。建材公司與建材集團明知訴爭協議違反《公司法》強制性規定,仍簽訂相關條款,均存在過錯,應承擔相應過錯責任。結合雙方當事人在本案履約過程中的誠信及過錯程度,酌情確定由建材公司賠償建材集團損失900萬元。

      實務要點:股東與公司簽訂公司未按時投產應賠償其損失的合同條款,不合理地降低了股東本應承受的經營風險,損害了公司及債權人利益,與股東出資人地位相悖,構成股東權利濫用,相關合同條款應認定無效。

      案例索引:浙江高院(2015)浙商提字第29安徽省根源光大節能建材有限公司與平湖根源光大節能建材有限公司損害賠償糾紛案,見《股東濫用權利與公司簽訂的合同無效》(詹巍、湯玲麗),載《人民司法·案例》(20162073)。

     


    分分彩投注软件下载app 时时彩大小稳赚法 赛车输了6万怎么赢回来 北京pk赛车开奖直播 领头羊时时彩最新全天计划 极速pk10计划全天在线 安卓版pk10免费计划 七乐彩综合走势图表图 财富计划软件 皇家pk10计划软件 中国vs波兰 pt电子网络游戏 重庆时时彩一天多少期? 北京pk10定位胆前五名 排列五走势图500 期 冠通乐翻麻将